楠聿。

【K莫】Cristal

画家郝眉×作家KO


OOC到飞起  私设如山高


First picture 塞纳河畔

Second picture 花神咖啡馆

Third picture 未完成的画


食用愉快w

——————————————————————————————

The end picture 我最爱的你


  父亲去世了。


  我七岁时父亲将我接到了家,布置温馨却像宾馆的客房一样缺少生气,父亲双眸中映着的脸明明就是我但又模模糊糊不像我,他仿佛透过我在看另一个人。


  “这是个同性恋啊。”


  “真恶心。”


  葬礼慢慢步入结尾,葬礼进行曲平缓而又庄重。


  肖奈轻轻摸着我的头试图安慰我,耳边柔和的声音转眼被尖锐刺耳的议论声吞没,人们手持利刃割下一针一线缝合完整的伪善面具,捧着被鲜血染红的白色玫瑰扔进父亲的棺椁,顷刻间玫瑰化为匕首。


  轰鸣声将我脑中那一根禁锢着崩溃的绳子完完全全扯断。


  父亲的笑颜一直刻印在脑中挥之不去,就是这么一个拥有如同太阳般温暖笑脸的父亲去世后却因为那个自己从未见过的男人而受着流言蜚语。


  眼泪不由自主地从脸上滴落到手背晕开一抹水渍,我用手将嘴捂住试图掩盖住哽咽声,眼睛已被泪水占据只能依稀看到父亲的棺椁和那本他赠予我的书。


  父亲从来都是希望我当一个作家,他买过很多很多好看的故事书,记忆里每天的闲暇时光都是那些书陪着我,我的性格并不像别家的孩子那么开朗爱笑,而是同父亲说的故人很像,沉稳内敛少言寡语。


  我作为另一个人的替代品而生活着。


   父亲所深爱着的人,他是位很有名的作家,笔名手可摘星辰,过早看透人间冷暖让我对一切都变得愈发敏感,我知道父亲爱的是一个男人却无法鼓起勇气去问他这是不是真的。


  “星辰……葬礼结束了。”


——————————————————————————————


  “你们还不打算告诉我一切吗?”肖奈面前的郝星辰双手握成拳头放在腿上,眼眶早已经红了,不太符合年龄的低沉声音却平静得像是在陈述事实一般。


  随即而来的就是长久的沉默。


  “星辰,我们真的不能告诉你。”于半珊看到深深印在郝星辰清澈双眼中众人的身影,内心满满都是不忍与疼惜,但脑子里又浮现出郝眉去世前那乞求的眼神和话。


  “抱歉。”肖奈双手搭在郝星辰的肩上,半蹲着与年幼的郝星辰视线齐平,肖奈也不知道安慰孩子该怎样说,只能低着头在心里组织了语言,轻顿了一下又开口,“等你长大,我会给你说事情的一切。”


  身后的贝微微和于半珊等人面面相觑也不好再说什么,只能看着肖奈和郝星辰还算和谐的场面兀自叹气。


  肖奈的话一笔一笔深深烙印在正坐着去往巴黎飞机的郝星辰脑海里,他自己也说不清自己到底是带着怎样的心情去巴黎,为了去看看早已去世多年的父亲和其爱人的过往吗?


  郝星辰拿出随身携带的笔记本放在腿上打开,简洁明了的界面上只有几篇稿子和发送邮件的标识,他随意点开其中一篇稿子,一行行文字映在郝星辰目光凌厉的双眼里。


  字里行间的风格都和手可摘星辰十分相像,他的与手可摘星辰最像的一点就是在小说里将爱情描写的极其细腻但在现实中却对这两个字一窍不通,郝星辰撇了撇嘴否认了这个的想法。


  能看出来他与父亲的爱情惊天地泣鬼神就是死都不愿意给郝星辰这个儿子透露那么一点点。


  郝星辰到达巴黎时还是阴雨绵绵乌云密布的场面,行李箱中还放着父亲的那三幅画,他想要真正去看看父亲画中的景色和寻找新书的灵感。


  第一站——塞纳河畔。


  秋风轻柔地刮过郝星辰的双颊,繁星装点着天边一轮的月白色,塞纳河上几抹豪华的双层游船十分扎眼,一座座有着绚丽灯光的桥梁横跨过河面,岸边的小店门前一束束不知名的花随着风缓缓摇动。


  郝星辰踏着与他父亲相同的路,他怀中抱着郝眉的画走至一个人群稀少的地方蓦然停下了脚步。


  同父亲画上的地方一样。


  第二站——花神咖啡馆。


  花神咖啡馆离塞纳河很近,圣日耳曼大街上川流不息来往匆忙的人群和坐在椅子上喝着咖啡欣赏美景的游客与一些居民形成强烈的对比,阳光没有了重叠的云层的遮挡毫不吝啬地洒下照耀着巴黎的点点滴滴。


  “是这里了。”郝星辰站在花神咖啡馆的雕花木门侧方,将手中的画举到眼前一一对照着景物。


  相机的咔嚓声随即入耳,郝星辰偏过头看向出现在身边的男孩,他像是也注意到郝星辰有些惊讶的目光便也转过头回了一个笑脸。


  那个男孩反带着深蓝色的鸭舌帽,仅穿了一身舒服的休闲装,刘海乖巧地贴在额头上给上扬的嘴角作陪衬,双眼中还携着一抹熠熠生辉的光,令人移不开眼。


  父亲当年也是这样吧。


  郝星辰突然晃了晃神,轻颔首转身离开。


  第三站——肖奈的葬礼


  肖奈去世的消息来的十分突然以至于郝星辰没有任何准备,但亮着的屏幕上黑色的字不带一点感情。


  “这是在肖奈房间发现的日记,他从来没给我看过。”贝微微将手中边角已有些破损的日记本放到了郝星辰的面前,这只是个十分平常无奇的本子,甚至连些许装饰都没有,黄色封皮上仅写了日记两字。


  郝星辰看了一眼坐在对面双鬓已经斑白的贝微微,翻开了搁在桌子上看来很不起眼的日记本。


  记日记跟肖奈一直以来的精英形象不是很符合。


  “上面记录着郝眉和KO的事情,这也是肖奈答应你的。”贝微微轻拭去眼角将要滴落的泪,勉强用相对平稳的语气对翻看日记的郝星辰说。


——————————————————————————————


  1999年7月9日


  郝眉和KO正式在一起了。


  1999年7月20日


  出乎意料的,KO能容忍郝眉的所有坏习惯,女儿终于嫁出去了。


  ……


  1999年10月15日


  KO乘坐的飞机失事,全机无一幸免。


  上飞机前他说郝眉会去塞纳河畔等着他回去。


  郝眉的父母知道了自己的儿子在跟男人谈恋爱,KO不能让郝眉在巴黎生活的时候受着路人的冷眼相待和来自父母的压力,更何况是在多数人还处于封建思想的中国。


  2000年1月1日


  郝眉回来了。


  2000年3月5日


  郝眉收养了一个男孩。


  他跟KO像极了,每个人看到他时都不自觉脱口而出KO两个字,不仅仅是长相,就连性格都十分相似。


  “老三,他是不是很像KO。”郝眉脸上露出鲜少出现过的笑容,原本装着一潭死水的双眸中也难得有了别的东西。


——————————————————————————————


  郝星辰能够想象出当时父亲的想法,字字句句令郝星辰恍然大悟,第三幅画那颗被星辰环绕包裹住的心脏就代表父亲对KO,也就是手可摘星辰的爱。


  “你的爷爷奶奶不能忍受你父亲与一个男人相守一生,但也没想到KO会因空难去世。”贝微微紧紧皱着双眉,眼里早已被泪水朦胧。


  “我知道了,谢谢。”郝星辰拿起日记本起身走到肖奈的墓碑旁,两个他最亲近的人都仅剩下了一尊冰凉的墓碑,他弯下腰将日记本放在那张照片下。


———————————————————————————————


  郝星辰漫步走在塞纳河边,满眼都是大片大片代表着繁华的金黄和川流不息的拥挤人群,塞纳河静静流着,恍惚间他仿佛在层层叠叠如同屏障的人流看见父亲背着画板与KO手牵手走着,他没时间细想别的只能快步跟上两人的步伐。


  再缓过神两人早已不见了踪影,郝星辰面前只有一个少年,他五官精致却透着略微有些稚嫩的气息,低着头只专心鼓弄手中的相机没有注意到站在身前的郝星辰。


  直到快要撞上少年才回过神抬头看向比自己高些的郝星辰。


  “抱歉!哎你不是前几天那个……”


  “嗯。”



END




————————————————————————

我也不知道这二十多天写了什么鬼结局x

算是BE中的HE

KO因为空难去世 郝眉因为思念成疾领便当 肖奈正常老去

郝星辰算是KO 他也当了一个作家 少年很像郝眉 是个摄影师

没有番外 我写不下去了......这篇真的写的时候崩到生无可恋

成功打破写文几年来没有超过第一章的诅咒

全篇扣手机码的字 存着当黑历史

评论(11)

热度(2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