楠聿。

【K莫】Cristal

画家 郝眉×作家 KO
跟同学一起想的梗x 第一次开坑有没有后续我也不知道
求评 求心hhh
私设如山 OOC我的 糖给你们
————————————
First picture 塞纳河畔

  父亲去世了。

  他生前的结交的朋友们一个接着一个来吊唁,一对早已发髻花白的夫妻挽着对方的手臂在父亲的坟前站定,岁月在两位老人的脸上雕刻下一道道细纹,女士的双眼已经红了,隐约还可以听见压抑的抽泣呜咽声。

  父亲是位画家,作品很多,也曾在大大小小的画廊中展示过,留给我的遗物中不只有财产,还有几幅他从未给别人看过的画作。

  画布堪堪遮盖住框边一角,蓝绿相称的色彩勾勒出河岸与天空,点几抹繁星与街边路灯闪烁着的暖黄以做点缀,两三道柔美的线条便将古朴的桥梁带过,但下笔的力度带着些许稚嫩,画间还混进了一笔不易察觉的痕迹,我认得出来这是父亲说过最爱的地方。

  画的背面留有年份。

  于1999年秋。

————————————————————————

  20世纪的最后一年郝眉决定去往心里暗藏着的梦中城市度过,与朋友作了简单的道别后便买了机票只身前往他盼望了三年之久的地方——巴黎。

  郝眉自小开始学画,不顾家人的反对毅然决然报考了帝都一所知名的绘画学院,年轻气盛的他骨子里满满都是叛逆和不服输,最终以全省第一的傲人成绩给郝眉在H市的生活完美地画上一个句号。

  他凝望着四方小窗外的晴空,玻璃上隐隐约约倒映着少年清秀的眉目,每一次沉闷的心跳都听得真切。

  到达巴黎的时候天空已经由前几日绵绵的小雨转为晴朗,郝眉反带着黑蓝色鸭舌帽,双眸中的喜悦之情快要溢出来,微微偏左靠的刘海静静地盖在额头上,配着稚气未脱的五官更是增加了一丝乖巧的气质。

  奔波的疲累不知觉得一点一点占领了郝眉的身体与大脑,困倦感如潮水般汹涌而上直冲荡郝眉在大海中的一叶孤舟,他坐在房间窗边的藤木椅上阖眼小憩,修长的手指摩挲着画板坚硬的棱角。

  郝眉再次从无意识的睡眠状态苏醒时已是黑夜,透过氤氲的雾气依稀可以看见交织如网的街灯与装饰着金黄霓虹灯埃菲尔铁塔彼此交辉相应,美的令人沉迷其中无法自拔。

  就如同郝眉最爱的一本书中的场景,主角站在高楼的顶层俯瞰整个巴黎,恰到好处的环境与人物心理描写令郝眉真真正正爱上了巴黎这个少女般灵动的城市,满带着曙光与诗意的城市。

  “美人!你到巴黎了吗?”

  “恩,我已经到了,正准备去塞纳河画画呢。”

  调笑声通过神经传递到大脑皮层,郝眉突然觉得自己多了些安心感,眼前耳边依旧是那几个最为熟悉的人,在美丽却陌生的城市里增添了点温情。

  “哎对了美人啊,我听说手可摘星辰也去巴黎了。”

  郝眉突然一愣不自觉地望向电脑旁静静躺着的一本名为《与你》的书,封皮的图片正是塞纳河与岸旁排列整齐的欧式建筑,精白色的扉页上还留有一行苍劲有力的字迹。

  塞纳河畔。

  简简单单的四个字却让郝眉激动了三年之久,手可摘星辰是郝眉最喜欢的一名作家,笔法细腻耐人寻味,但其本人却从未露过面仅仅是在签售会时单独在一个房间给粉丝的书上留下几行属于自己的笔墨,手可摘星辰的文字总是能带给郝眉各种各样的绘画灵感。

  “我说眉哥啊,你都喜欢手可摘星辰三年了,不试试跟人家来个月下偶遇一见钟情?”

  “去去去,我连星辰长什么样都不知道,哪来的什么一见钟情。”

  “不聊了,我该去画画了。”

  秋风轻柔地刮过郝眉的双颊,繁星装点着天边一轮的月白色,塞纳河上几抹豪华的双层游船十分扎眼,一座座有着绚丽灯光的桥梁横跨过河面,岸边的小店门前一束束不知名的花随着风缓缓摇动。

  郝眉悄然寻了个人少的地方放下肩上的画板与颜料,月色与街灯的亮度刚刚好让郝眉看清白色画纸,手中铅笔细细描绘出郝眉双眼里刻下的一座座独带中世纪风格的巴洛克式建筑,恬静温柔的塞纳河如同一条项链般将巴黎每颗晶莹璀璨的明星串起,霎时郝眉突然明白了手可摘星辰为何对塞纳河如此眷恋了,因为它表现出人最心底所向往的美。

  郝眉正沉溺在绘画中的美好画面却被突如其来的变故的打破了,画笔直直地掉落在地形成清脆的响声,一道与周围格格不入的突兀痕迹浮现在纸上,一个男人因重心不稳倒在郝眉身上,他承受不住突然压来的重量只能认命地向后躺去,意外的郝眉并没有感觉到头敲在地上的疼痛反而整个身子触到一片柔软。

  郝眉感觉得到有手臂正环着自己的腰和腘窝处,单膝跪地让他坐在大腿上以防再次歪倒在地面上,郝眉的头也顺势靠在了一个宽广的肩上,他的睫毛微动带着点惊讶的意味睁开双眼朝着头顶看去。

  正对上深邃漆黑平静如水的一双眸子,如同带着魔力般使郝眉深陷如其中。

  “抱歉抱歉你们没事吧!”

  直至对面的人狼狈地从草坪上爬起跑过来查看伤势时保持暧昧动作的两人才回过神,黑衣服男人将郝眉扶起后就下意识朝他退了几步双手抱臂盯着撞过来的人,郝眉见他如此焦急便笑着摆了摆手表示自己没关系。

  “没关系啦,下次小心点就好哈哈。”

  郝眉简单回应了肇事者几句便不再追究,转身看了一眼刚刚拥住自己的黑衣服男人,这时候郝眉才完全看清了那人的长相,剑眉微勾,如星辰般熠熠生辉的双眼中带着富有玩味的神色,高挺的鼻梁在白皙的脸上映出一道影子,厚唇上扬形成一抹淡淡的笑。

  这男人,真他妈的好看。

  郝眉心里只有这一句话能形容面前的人。

  他们相遇在塞纳河畔的繁华之中。

  于1999年秋。

——————————————————
大家也快期末考了吧,祝考好~

不出意外应该是会有二的
又重新编辑了一遍,把排版弄了弄
我承认我傻,可能会再改
求评价……听取意见以后争取写的更好
我其实也第一次写言情类的
如果有突兀的地方不要吝啬请随便喷!
作者懒癌晚期没法治,尽量快点写二
剧情死拖大概没个好几章写不完
以后可能K莫tag里会经常看见我hhhh请多多指教

评论(10)

热度(31)